老挝行

这次老挝行绝对是个意外,本以为是东南亚欢乐游,原来是场魔鬼训练。以为像是在美国有机会端各种型号的枪随意突突一阵,其实是非常严格的手枪训练。


奔赴

2月25日星期一早上6:25起飞,头天晚上只睡了4个小时。从北京到昆明要飞近4个小时,落地后先去找个地儿大吃一顿,火腿、汽锅鸡、黑三剁……美味!饭后沿着滇池溜达一圈,滇池比洱海还要大,岸边海鸥云集,完全不怕人。买了一包海鸥食洒向天空,引来无数只海鸥过来争抢。这时候千万不要抬头,被鸟粪砸中的几率很高!

热身

下午回酒店发装备——帽子、护目镜、耳机、腰带、枪套。全幅武装上感觉挺累赘的,第二天实弹射击后才发现都很必要。击发后弹壳飞出来的速度快,温度高,蹦出来可能会打伤眼睛或者烫伤脸,帽子和护目镜能有效起到保护作用。一天打出上百发子弹,耳朵受不了,他们配备的消音耳机太笨重了,其实可以拿国航商务舱免费发放的消音耳塞。

调好装备后,教练给我们讲了学枪的四个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原则:

  • 一、永远以为每把枪里都有子弹,并且已经上膛(弹)
  • 二、永远不要用枪瞄准任何你不想射击的目标(瞄)
  • 三、除非准备好射击,否则手指永远不要放在扳机上(手)
  • 四、射击完毕或不想继续射击时,枪支及时放入枪套(套)

缩写为:弹瞄手套。这四字诀是玩枪的安全要诀。

晚上又是一顿胡吃海塞,第二天早上9:15从昆明出发,当地时间9:50到达老挝万象。老挝和越南在一个时区,比北京晚一个小时。上午在酒店安顿好,立刻赶往靶场。我们去的靶场叫做五四靶场。下午两点多到了靶场,先由狼影的两位组织者给我们做理论辅导。

理论辅导课由安全官负责给我们讲解。他说只要进入靶场的每个人牢记安全四诀,就能确保大家的首先是安全的。他给我们讲了IDPA的由来,接下来几天我们使用的手枪是格洛克17

安全官给我们演示拆枪,讲解了手枪的击发原理,还讲解了击针式手枪和击锤式手枪的差异。其实这次来学习,我的内心有点像学车,一方面觉得好玩,另一方面又非常害怕,毕竟手中之物能在分毫之间取人性命,是大杀器。学习了这些理论知识后,内心的恐惧少了几分。

这是我们在拆装手枪

最初压子弹时,心里还是非常恐惧的。弹夹挤压的力度非常大,最初的几颗还容易压进去,到第10颗就得非常用力了。我总是担心这么大的力,会不会把子弹挤爆了,或者一不小心击发了底火,把子弹崩了。

枪弹是分离的,只有在射击前才把子弹压入弹夹,并把弹夹合入枪托,所有的子弹必须从安全官处领取。每30发子弹包在一个纸盒里,我们每次至少领取90发。最初我甚至从纸盒里把子弹倒出来,都惴惴不安的——先小心翼翼倒进手里,再一点点放入木盒子,生怕撞到哪颗子弹的屁股。老手们总是哗啦一下一股脑全倒进木盒子里,每次听到那声音,都要被惊一下,心里总要暗骂一句——你他妈不能轻点么!

安全官告诉我没听说过谁压弹夹走火的,压了几百发子弹以后,慢慢也就适应,不怎么怕了。

正式训练

正式负责训练的教官是一名老挝军人,叫巴嘎斯,他不善言辞,据说平时对待学员非常严厉,很少有人见他笑过。但这次也许是团队里有女孩的原因,巴嘎斯对我们还挺和善的,我们时不时跟他开开玩笑,也会见他笑出来😆~~ 听天涛介绍巴嘎斯已经有三个孩子,如果继续服役可能随时需要上战场,考虑到要照顾家庭,终于决定退役,当一名IDPA的教官。

两天的训练非常艰苦,跟我们本来设想的“出去玩打枪”完全不一回事。老挝的紫外线非常强,中午最高温度也在37~8°C。前一天的热身训练在棚子里进行,这两天接受巴嘎斯则是魔鬼训练,始终在太阳地儿里,捂着太阳帽和两个大耳机,练一会都能倒出水来,还要时不时跑动,两天下来身上已经晒得开始蜕皮,手指也被磨得明显粗一圈,尤其是中指的指关节,据说这是练习格洛克独有的毛病。我后来把健身用的擦汗毛巾包在脑袋上,要比遮阳帽透气一些,酷酷的~

巴嘎斯第一天的课程也是先跟我们重申安全四诀,不论是比赛还是认证考试,违反了安全四诀者立刻出局,核心还是要求把四条原则融汇在日常训练中,做到安全第一。

之后是握枪、扣动扳机的训练,经过一上午基本姿势的专业训练,射击的准度和速度确实有了明显提升。

然后是左、右手单手射击,前后左右移动射击、跪姿射击

第二天上午是障碍物后射击以及IDPA考试前的模拟训练

考试

这是下午考试的场景,包括7米单、双手射击,移动射击、20米障碍物后射击、战术换弹夹等等一系列动作:

本人是本期学员中成绩最好的,耗时150秒,不过也只评得倒数第二档MM(Marksman 射手)的成绩,距离更高一级SS(Sharpshooter 神枪手)还差8秒。

场景射击比赛

考试过程还是很紧张很刺激的,考试完成后大家就开始玩各种场景射击比赛。场景射击是在赛场上摆出各种假象情景,包括匪徒、人质、移动靶和各种障碍。相比训练和考试,打场景更好玩,而且多人比赛会更刺激,大家不断相互挑战,每一轮游戏都能刷新团队记录。经过三轮比赛,我把自己的耗时从77秒缩减到58秒,这也是团队最好成绩啦。开心!

最后要走的时候,刚好靶场老板过来,看到有新学员过来,欣然把自己两柜子枪全展示出来,没时间突突了,总得摆拍一番过个瘾:P 这支M4我还有机会放了几枪,过瘾~

经过三天的训练,总共打了将近1000发子弹!看看这满地的弹壳:

手指头疼得最后只能用压弹器上子弹了,但是打得越来越有感觉,也越来越喜欢打枪了。只是如果天气再稍稍凉快一点就好了,巴嘎斯告诉我们,现在算是老挝的冬天,再过俩月,土地都会焦黄,没人能忍受暴晒下的训练。